QQ咨询

不同家长教育方式不同培养出不同的孩子


来源:无锡名师家教网 日期:2012-11-29

在班上有三个孩子,晚上在寝室不睡觉,经常打扑克牌赌钱,这也就揭开了他们白天上课睡觉的真正原因。在将其叫到办公室做了沟通谈话后,三个孩子均作了保证,不会再犯了。

  然而,问题并没有就此了断。

    小A的故事——父亲的笑脸让孩子快乐开朗

  后来发现这三个孩子上课还是没有精神,就找来班上的学生询问,结果发现还隔三差五地要赌上一回,并没有真正悔改过来。其中,有一个孩子,据弟子反映,竟然输钱超过了一百,弄得伙食费、中考报名费都赌掉了,结果平时吃饭都要向同学借钱过日子。为了叙述方便,我将这位弟子估且称之为小A。

  记得就在上两周,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事情,因为小A突然没有返校,正要打电话给家长,家长到学校里来问我,他儿子返校没有。

  我说还没有到校啊。

  他父亲说:“这个小孩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留了一张纸条在家,说是不敢去学校,说什么有人要打他……”我心存疑虑:谁会打他呢?不可能的事。
我将小A在学校会赌的事跟他父亲说了,而且据学生说,他还欠了同学不少债,我估计是躲债而不敢返校了。到亲戚家找找看,身上没有钱,肯定走不了多远的。我安慰了他父亲,便赶回了办公室。

  其实,这个孩子真的没有走多远,躲到他外婆家里去了,也许是去寻求保护吧。在第三天,他父亲送他孩子来学校,做了两件事:一是脸含笑意地跟这个躲债少年说了赌博的害处;二、到教室里帮孩子还清了所有债务。

  我心想,这个孩子的父亲,对他的孩子还真的很好,没有像有些家长一样,遇到一点事情就要来阵暴风雨,给以严厉的惩戒。

  平常这个孩子,在班上表现还不错,性格十分开朗,还担任了班上操行评分的计算工作,虽说成绩不是很好,然其待人处事还是不错的,对待老师也挺热情,遇到他总是笑容满面的。只是也不知什么原因,竟然会染上了赌的毛病。据侧面了解,近段时间似没有再赌了,白天,睡觉的情况也少了。

  当然,在父亲到校后,小A晚上好赌的习性在目前没有再犯了。只是,在学业上,却荒废了不少。

    小B的故事——严厉家长内向孩子

  事情发展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在一次查寝中,发现有问题,因为有人在寝室里反锁,而老师要进去,隔了一段时间后,门才打开。值周老师也反映,昨天我班的寝室里肯定有问题。

  我怀疑那三个弟子是不是又在赌,在第二天追学生起床后,在去教学楼的路上,跟几个班干部闲聊,闲聊间谈到晚上是否又有人在赌。看班干部忽闪且“暗笑”的脸神,我猜出了八九分。

  到了办公室,我找来参与赌博的一个学生,不是小A。细问昨天晚上赌了没有赌,但是,这个弟子,平时不太说话,外表看起来是十分诚实的。可这次并没有老实承认,而是低声但口气坚决地说:“没有赌。”我交待还会再调查,然后要他回了教室。为了叙述的方便,我将这个弟子称之为小B吧。

  就在小B进教室晨读后,小A突然走进办公室,找到我说:“老师,我昨天犯了错误,但你千万别告诉父母,我现在向你汇报,昨天晚上我们三个又赌了,但是我是被迫的。因为是小C(第三个弟子就称之为小C吧)强抢了我的钱,要我赌,不赌钱就不给。老师,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父母,要不然我就完了。”我对小A说,那你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要不然,我可要跟你父母说了。人不能总犯同样的错误,再说,上次你因为欠钱的事,看你父母在家容易吗?

  小A再三作出保证后,然后就去了教室。或许他已察觉了事情的不妙,就提前来向我“自首”认错,考虑到他的认错态度较好,就没有通知家长。

  看来,这次真的不能再放任了,必须告知其父母。于是,我打了电话给小B、小C的家长,要他们来学校一趟,并说了大概情况。

  先到学校的是小B的父母,速度还挺快的。就在快要下晨读的时候,小B的父亲就到了学校。这位家长将小B叫到教室外面的走廊,先骂了他几句,然后站在走廊,父子俩说了好一阵话,而且父亲的神色一直是十分严厉的。

  小B在一旁一语不发,低着脑袋。

  无非是说些父母在家也很难,在学校不读书,却在晚上赌,读什么书?老师的话要听之类的。看起来这位家长在孩子心中还是十分有威信的,因为,这孩子在一旁不敢多说一句话,一直是默默不语,红着脸,甚至眼眶里还流出了泪水。

  就不知,他的泪水是不是真正的悔过之泪。

  结合小B父亲的严厉教子方式,这个孩子的内向与父亲是有很大渊源的。


    小C的故事——暴力型家长猛药挽救逆反顽劣的孩子

  下面,要说说第三个弟子的故事,也就是小C的故事。

  在我打完电话后,他的父亲并没有马上来校,我都差点估计他不会来了,心中都已责怪父母不关心孩子三四遍了。我正计划下午要打电话再一次催促小C的父亲来学校,就小C总赌的问题进行沟通与引导工作。

  没曾想,还没有下第四节课的时候,小C的爸爸就来了,一到学校,就将小C揪了出来,见面就赏了一个耳光,然后又将其扭进了办公室,然后狂暴地将小C强行按下跪在了地上,然后开始了斥骂……

  在我的干涉下,才要他站了起来。

  小C的父亲怒骂:“读什么书了!不要读了,收好书,回家!”然后将其带出办公室,又叫其进教室收好书,命令小C跟他回家。我将他父亲叫到一旁,管教管教就好了,不要如此,书还是要让他读下去的。”

  “没有读了,读什么书,在家保证了多次,还是没有效,还是要赌!”父亲十分伤心。我想想这个孩子也是,在办公室多次教育,还是屡犯同样的错误。看来,在家也有赌的恶习。

  我就跟小C的父亲说:“那你先带他回去,让他去做做苦力,跟你们一起劳动劳动,让他体念一下赚钱的辛苦,然后,看他有什么反应,你们嘴上不要松口,就说没读了。但看他是否会自己提出来要回学校。”小C的父亲总算答应了我的要求。

  一个礼拜过去后,在街上买菜,遇见了小C的父亲跟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在一起,就赶紧叫住了小C的父亲,直截了当地问:“小C在家怎样啊,念了要回学校没有啊?你最好还是让他回来,这样小的年纪,留在家里也不好干什么,书还是要读的。”旁边的汉子也附和:“是啊,你现在留他在家也不好干什么啊。犯错误教育教育就行了,怎么能不让他读书呢?”

  我也就继续跟他留了一点余地:“你可以跟小C交流,看看在家劳动好,还是读书好,如果他自己想回来,你就让他回来吧。”小C的父亲答应了我,说:“好的,我现在不让他回来,想让他到厂子里去再做一阵子事,他气伤了我……如果他会要求返校,我可以答应他。”我接口道:“你要创造机会,你要随时跟他交流沟通,多问问,给他一个台阶下。”

  小C的父亲总算答应了下来,说:“好的,我再让他累累……”

  就这样与他告别了。

  然而没让我想到的是,就在今天早上,刚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小C提着一袋子书突然从教室外走了进来,而此时正好有一位弟子在讲台上朗读这次全市初三毕业班统考的优秀作文《意料之外》,结果全班的弟子一下全笑了起来,接着,就是渐强的掌声响了起来。我的弟子们都以为,这个小C,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读书了,哪曾想这么快就回来了!

  下课后,我叫小C到办公室,询问他:“在家跟父亲劳动,感觉如何啊?”弟子答曰:“好苦,还是肯回来读书。”我再问:“真的啊,这次的保证能做到吧?”“能。”话语短促,而且发现,他再也没有以前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了,似是一脸的疲惫,而且似乎不太想说的表情。哪像原来,跳上跳下的。看来,是劳动改变了他。

  我交待他,要争取在这最后一个多月里,争取认真读点书,不要再犯老毛病了。问他能否做到,他似有些无力地回答:“一定做到。”我反复交待:“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交待完后,就要他出了办公室。

  这里还要补说一个忘记的小细节,就是当他父亲来学校带走他后,班上的一个劳动委员来到我旁边跟我透露:“小C啊,上次赌啊还真是他的不是,因为,小A、小B都十分不情愿,是小C抢到小A的钱,‘逼迫”小A小B上阵的……”我眼睛一瞪:“还不是你们知情不报,看你这个班干部兼寝室长当的……”

  最后的教训是:顽劣的孩子背后,往往是家长的“暴政”让孩子偏离正常轨道渐行渐远,而当许多办法失效后,我想,让他们去体验一下劳动的艰辛,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故事结束了,然而,这三个弟子的表现如何,那倒还要继续关注下去,才能知道家校联合教育的效果如何。

 

编辑者:无锡家教网82287709.com)